两个故事带你看看陆运的江湖

2018-06-08

张师傅是一名货运司机,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坐在路边树荫下的路缘石上抽烟。三十度的室温,张师傅撩起衣服,露出被晒黑的皮肤,眯着眼睛打量着我们。边上是一辆灰色的五菱宏光。


“拉货很累。”张师傅告诉我们,“只拉货赚不着多少钱,平时都是拉货加帮忙搬运赚点苦力钱,每天跑着又累又晒的,你们做不了。车里还不敢开空调,一开空调这油去得可快啊。这还不算啥,你要是被抓了,罚款交得那个凶。”


据了解,张师傅的五菱宏光属于非营运车,还未办理货运通行证。如果要办理,一般都需要有货运公司代办,去车管所报备,并缴纳相应的费用。为了节约货运成本,许多司机都没办理货运证。一旦被抓到,交警就会以非法营运为由,将车辆扣下。


“还能咋办,赚钱呗,该着被抓也没招。反正有活就拉,哪能赚钱去哪。”说完,张师傅接了个电话,狠狠抽了一口烟,和我们说了再见。发动了汽车,贴着货拉拉的五菱宏光,与我们渐行渐远。


陆运也是一场江湖


货车陆运中,有非常多的“流派”。只装高档品的厢式运输、各方面都讲究的冷链运输,还有平板运输、大宗普货运输、活体运输和城市速运等等。活跃在中国的大江南北,货车陆运是运输业中机动性最高的运输方式。


贾师傅是我们联系上的另一名司机师傅,他的货车正在装一批冰箱。说到货运,贾师傅告诉我们,货运行业车越来越多,前几年还好,愿意跑还能赚不少。现在多出来好多散车,直接导致货运市场运价的失衡。


以贾师傅从武安运到日照为例,运费一吨100元,回程货80元,标载30吨货,一趟来回就是5400元。


但是,货运需要付出信息费100元、装车卸货费约200元、高速过路费约300元、油费2500元、保险费以及车损等还有好几百,一趟下来,几乎就是贴着成本跑。两天下来,说不定还会亏钱。


这样的货运环境下,如果不超载,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因此,虽然屡屡管制,超载依然是货运行业的常态。并不是司机不想标载,实在是竞争太大,不超载就不赚钱。


“饿死老师傅”


货运属于运输服务业,但是在物流上,有保险保货,物流的服务几乎全部体现在及时到达上。因而,成本成了最重要的投标重心。几年前涌入了大量新司机,贸易物流市场只有这么多,为了多赚钱,揽货抢货,恶意竞争让整个物流行业都陷入底价的怪圈。


“饿死老师傅”成了每个人默认的法则。这片过饱和的市场,所有司机都在较劲。让憋不住的退出,才能让撑过来的司机师傅们饱腹。行业的竞争,谁能活下去,才是最残酷的洗牌。


[上一篇]: 分钟级同城配送时代,巨头入局后,谁能杀出重围?

[下一篇]: 同城配送:物流行业发展新趋势

  • 关注我们

    官方订阅号

  • 官方服务号

客服电话:10103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