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货车司机、配送员,一场治病救人之外的“战疫”

2020-02-05

治病救人之外,另一场“战役”也同步打响,那就是物资运输,城市供应保障的生命线。


自疫情发酵直至武汉“封城”以来,全国各个城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街头不再熙熙攘攘,许多曾经繁华热闹的地方,都失去了一些烟火气。尽管如此,也总有人逆风坚持。

 

封城十天后,牛刀财经访谈了四位与来自武汉的货车司机、长沙外卖骑手、郑州城配跑腿师傅,讲述了他们在各自熟悉的城市中的焦虑与热心、恐慌与乐观。在出入通道关闭、公交停运、人人自行隔离的城市,就是这样一些“跑男”联络着市民们与自家门外的一切,他们对推动疫情中心疲惫不堪的城市继续运转起到了关键作用。

 

货车司机组队:要是为了钱,任何一个司机都不会去


周飞内心也很害怕。

 

“我当然害怕,能不怕吗?各种传闻、谣言,也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困扰。但是经过我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观察,其实也不像有些人夸张的那么恐怖,重要的是一定做好个人防护。”

 

1月23日10点,武汉天气阴冷。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蔓延,这一刻,武汉迎来史无前例的封城:全市航空、铁路、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目前,在武汉市区急需货车司机将外省援汉物资分发到各个辖区医院。

 

武汉一度陷入市内物资运输分配的困境。货拉拉武汉运力调配负责人何浪告诉牛刀财经,在23号封城之后,发现很多捐赠的物资堆积如山,却没有车去运送分发。“外省货车由于交通管制不能进入,只能调配留在武汉市区的货车司机。”

 

当天,货拉拉发动留守武汉的一些员工,让他们联系了100多名司机,把武汉分成了13个区域,按照每个司机所在地进行区域划分调拨。

 

1月26日,货拉拉在武汉城区内专门开通了救援物资运输的“绿色通道”,通过建立微信群传递物资信息,对接寻求支援的医院、货源方和货车司机,构建出一张自救的运输网。

 

翌日,货拉拉还增加了湖北省内跨城运输通道。

 

每一位司机所在的区域,必须24小时待命,如果有需要,哪怕现在刚吃下一口饭,也必须要出发。“越是晚上接到的通知,越是一定要去,肯定是很着急、火急的事情。”周飞说。

 

周飞记得,1月31日早上5点多就接到了货拉拉平台派送的订单,请他帮忙去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给医护人员送午餐。那里是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当日中午时分,他又分别向不同目的地运送了一批物资(防护服、口罩、防疫宣传册)。

 

周飞每天早上五点多钟出车,并对车辆进行再三消毒。完成当天任务后,在车内自我隔离、再次消毒,深夜才能回家。

 

面对汹涌的疫情,周飞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是在车里面呆着,只有晚上,他才能回家吃饭,因为在全城戒备的情况下,街上的商店、饭店都是关门的。“我今天(1月30日)中午没有办法充电的时候,在沃尔玛在地下车库充电,买了一盒奥利奥。”

 

他说,现在武汉街头基本上看不到机动车了,在跑的也是保障供应的车。对于待遇这一块,周飞说到,这个时候还坚持在武汉的,都不看重这个。还有一批司机完全是义务,分文不取。


最感动的是医护向我们鞠躬


如今,周飞所在的武汉爱心司机支援群,现在还陆续有司机加入,很多人想帮一把,问怎么能过来,周飞只能说有那份心意就行,这边我们扛着点。

 

为了防止疫情扩散,武汉市区各个路段都实行了交通管制。运送物资的车主表明身份、拿出有效证明后才能通行。毕竟,他每天穿梭于医院隔离区附近,每次“遇阻”。

 

在这种情况下,周飞他都会向交管部门说明情况,“我们是防疫期调配车辆,交管部门比较通融,也很辛苦,都是24小时在值班的。”

 

尤其是在郊区附近的一些路段,居民为了保护自己,也会设置障碍物。“他们把路会封死,所以只能选择绕路,不过,我们也非常理解,这样做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

 

一次向孝感运送物资,晚上7点开始配送,一直到第二天7点,平时开车60分钟,这次用了 12个小时。

 

如果说医护人员是冲锋陷阵的战士,那么作为防疫区车辆调配的车主则是后勤保障兵。

“当医护人员几次向我鞠躬的时候,真的当时我特别感动,他们说谢谢你,我说你不用谢,应该谢谢你们。”

“武汉加油,不是一种口号,不要天天喊,没有意义。”,“医护人员跟战士一样在前面冲锋打仗,后勤跟不上人,怎么打仗?”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周飞每天都叮嘱家人,在家好好待着,没啥事,谁都不要出。家人还是比较配合。“有什么事跟我说,我给你办到,对他们来说,我的防空装备肯定是严厉的了。”

 

司机师傅李洋刚开始也是想接不敢接,非常紧张。但是很多司机不在武汉,物资要运,硬着头皮也要接。

 

作为武汉本地人,司机师傅李洋对此疫情感知最深,他刚开始觉得没有什么事,每天照样接单。“我昨天(1月30日)在市区拉了将近四五趟,从早上7:00拉到了凌晨2:30。”

 

让李洋印象最深刻的是去机场运送浙江援助武汉的物资。武汉天佑医院领导要求他在7:00以前必须要赶到机场。由于去往机场的关卡也很严格, 而且货车进入货运通道,手续也非常复杂。“我们进机场高速需要有医院的证明。”

 

1月29日晚,李洋满载着防抗疫情物资的货车,在武汉市区来回几趟,一直拖运到第二天凌晨3:30。家人当然担心他,他跟父母不在一个地方住。

 

接受这个任务以后,他不再让家里人出门了,生活必需品由他来买。“对抗这个病毒,全靠免疫力,必须要吃好。”

 

“如果说单纯要是为钱的话,我相信任何一个货车司机不会去。所以我觉得很荣幸,有这个机会让我也能点点小贡献。”李洋对牛刀财经说。


骑手、城配:“既怕传染,也怕感染”

 

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彻底改变了这个春节。在城市物资的运送中,同样承担着重要角色的另外一群人,是外卖骑手、城配跑男。疫情爆发后,他们成了城市里最主要的物资配送方式。

 

27岁的赵飞,在郑州做了三年的城配跑腿工作。“今年春节订单明显减少很多, 正逢过年,骑手本来就少,疫情爆出后更没人接单了,之前一天能跑三十单,现在一天就十几单。


在疫情最严重的那几天,赵飞送的最多的就是口罩。在武汉封城之后,他心里十分害怕,但不后悔春节没有回家。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在14天,如果现在回家,自己都不确定有没有被传染。

 

疫情使人们变得谨慎,在郑州许多小区不再允许外卖骑手、城配跑男进入,或要求测量体温后进入。为了保障顾客和自己的卫生安全,赵飞基本不与顾客进行直接接触。通常,他会把外卖放在固定位置上,通知对方到那里取餐,自己则先行离开。

 

“小区都不让进,我们只能放在门口,尽量做到无接触配送。我们尽量不跟客户见面,不管说是发货方或者是收货方。害怕传染别人,也害怕自己被感染,我自己的保护措施是用酒精消毒,每天接单要用酒精,给自己的手消毒3~5次 。”

 

即便如此,赵飞最担心的是不管是外卖还是跑腿,到小区后全部都要放在门岗,这中间很可能会出现问题。“很容易被客户投诉。”

 

“现在很多的饭店堂食都已经关了,只留着外卖平台,给一些只有一两个人在家或者不能生火做饭的。”饿了么外卖骑手李强说。

 

李强所负责的区域覆盖了包括长沙人民医院,湘雅医院,妇幼保健院在内的几家医院。医院是他们送餐最多的地方。

 

不过愿意接医院单的骑手太少了,“都是拿命去赚的钱,所有骑手都害怕都是在楼下的大厅设置了一个外卖放置台。所有人现都不用上楼了,就直接放在楼下的大厅的外自取。”

 

李强发现,长沙现在的外卖日订单量减少了很多,而现在送餐最多的是医院。“不能让一线抢救的医护人员没有饭吃。这也是我们能够坚持到现在的一个动力。”

 

让李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消费者的男朋友是在长沙在医院工作的一位医务工作者,他女朋友那天在回家的在外地,给她男朋友点了一份外卖,备注了让外卖小哥送达的时候跟她男朋友说一下,他们在家里为他加油。

 

货车司机、跑男配送、外卖骑手等正是这些平凡的个体,构成了这场疫情最厚重的底色。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依然在路上为其他人奔波的人,盖过了人们对疫情的恐惧。

来源:牛刀财经


[上一篇]: 驰援疫区 物流行业全力打造绿色通道

[下一篇]: 同城货运出海记

  • 关注我们

    官方订阅号

  • 官方服务号

客服电话:10103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