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她”力量:纵然疾风起 人生不言弃

2020-03-19

中国大约有3000万名卡车司机,组成一个国家的话,人口数量排名可以居于全世界第48位,而3000万名卡车司机的背后,有近2500万名“卡嫂”及30万的女性卡车司机。而据不完全统计,有18.86%的“卡嫂”跟随丈夫一起跑运输,她们被动或主动成为物流运输的背后力量。女卡车司机及“卡嫂”的女性力量值得被看见与关注。


物流“她”力量:女人能顶半边天


33岁的孔维芳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初谈时,她言语中透露出的爽朗直率有时让人恍惚,似是古时替父从军的花木兰。“我从小就是男孩子性格,要说我为什么接触货车,这可能是最为本质的一个回答。”


由于家里做生意的缘故,孔维芳10岁就开始“玩”车,在这个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她却早早地学会打理自己的一切。“父母并不希望我开卡车跑运输,他们觉得一个女孩还是本本分分、踏踏实实地生活为好。家里面原本是想把一间铺子交给我打理,但我却并不想那么做。一来,开卡车跑运输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坚持做的事情,说是职业也好事业也罢,都是一份初心;二来,我不想给外人留下一个‘啃老’——也就是依附于父母生活的形象。我更想让别人对我竖起大拇指,称赞‘虎父无犬子’。”她语气坚定地说道。


其实加入福佑卡车之前,孔维芳开了几年冷藏车。“那时候年轻,一开起来就是十几个小时,中途累了休息十到二十分钟就能继续上路。现在可能年纪长了,需要更长的休息时间了。”她略微尴尬地笑着说道。在谈及此次疫情时,她语气稍显急促地说:“过年回家后,听到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看到许多同行奔赴武汉一线,驰援疫区,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时得知,因其所在地区封路,加之车管所批准货车上路的证件迟迟未下来,孔维芳并未如愿前去一线。“如果证件批准下来,我绝对会第一个拉着物资去武汉,我只知道我要去,运输物资一定需要司机,疫区人民需要我们。”她激动地说道。


被“困”在家中的孔维芳有了珍贵的时间多陪陪孩子。“最长的一次有7个月没回家,一直在路上。那时候只能偶尔与孩子们语音、视频联系。孩子们懂事,每次都告诉我累了就去服务区休息,不要疲劳驾驶。”她接着说,“开冷藏车时,我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跑过运输。两个人特别乖巧,坐在旁边瞪着小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是否犯困。那时我就在想,等孩子们长大了,他们一定会为有我这样的妈妈而感到骄傲吧。”


“女人能顶半边天。”孔维芳在说起这句话时显得格外坚定,她觉得这句话并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实存在于生活中的最平凡却最有力道的描述。千千万万奔波在公路上的女人们,她们一手扳动换挡器,义无反顾地为生活劳碌;一手却又做饭洗碗,细腻温柔地顾家。


物流“她”力量:不计得失直奔疫区


1月30日,琳宝(化名)接到了一个特殊的运单,从江苏运输一批物资前往湖北。她想都没想直接确认了订单,“不用找别人了,我和我丈夫去吧。”在问及原因时,不善言辞的她只是笑了笑说:“我和我丈夫在路上还有个照应。”这并不是答非所问,或许短暂的关于安全的思考,在琳宝这里可以忽略不计。听到夫妻俩要前往湖北疫区运输物资时,家人极力反对。在告知父母自己会做好安全防护,希望尽微薄之力帮助疫区的民众后,两人便连夜启程,奔赴了一线。


运送完成后回到淮安,琳宝和丈夫就被安排进行隔离,一家人只能住在山坡上的厂房,不与外人接触。“当时只想着尽快把物资送过去,回来根本就没有考虑隔离的事,能帮上兄弟姐妹们一点忙就很开心了。”她笑着说道。


其实,琳宝原本是和丈夫一起跑运输的,后来为了多赚一份钱两人就分开跑两个不同线路的货了。最初丈夫并不同意,因为开货车多年的他深知途中的辛劳,一个女人更将加倍。但最终夫妻二人还是决定分线路运输,用琳宝的话说就是:“我们还年轻,还要为目标继续奋斗。”


在问及独自一人跑运输后经历过哪些不开心的事时,琳宝停顿了一下后告诉记者:“还是挺多的。有一次运货途中,一个开轿车的男人从我车旁开过,看到我是女生后就开到了前面,频繁地踩刹车。到了服务区后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你一个女的开什么卡车?’言语傲慢轻蔑。”她接着说道,“还有一次在服务区,有一辆停在我车前面的也是大货车,我没办法开出来便只能让他挪一挪车。当时那个司机在休息,出于无奈我只能喊醒他,谁知他醒了之后就开始破口大骂。我能理解他需要休息的感受,但同样感到委屈难过,谁不是跑了一天车了呢?”


“不求好不好,只求吃得饱。”这是在问琳宝是否有想要呼吁改善卡车司机生存条件的地方时她的回答。她说作为一个卡车司机,不求有多好的食宿条件,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在开车途中休息时吃得饱,跑完一趟运输踏实地拿到应得的收入让家人吃得饱就足够了。


谈到从事物流的女性当下处境如何时,琳宝告诉记者,无论是和丈夫一起跑运输还是自己独自一人承担起一份生活的压力,她累过、痛过、哭过,但她从来没有怕过。为生活奔波,为未来奋斗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作为女性,作为物流人,会永远在路上。


物流“她”力量:“卡嫂”也是一份职业


大年初五,在接到运输物资任务奔赴湖北后,李艳棠的丈夫邹师傅至今还没有归家。“每天都会报平安,但心里还是忐忑。”她哽咽地说道。


李艳棠与邹师傅是大学同学,两人毕业后就结婚了。为了能让孩子接受更良好的教育,他们放弃“沪漂”,选择在嘉善定居。在嘉善买了房子之后,因为一直梦想有一间店,夫妻二人便盘下了一个游泳馆,现在在经营幼儿游泳馆的生意。“每天在店里忙到晚上八九点,回到家后尽量陪伴孩子。家中有两个孩子,最小的孩子两岁,大宝目前在上小学,小宝也是自己带。”她接着说道,“其实当听到别人叫我‘卡嫂’时,我总是想,‘卡嫂’听起来是一个称呼,但其实更像是一份职业。我很佩服那些跟随‘卡哥’一同跑运输的‘卡嫂’,但由于家庭原因,我只能做一个在他背后默默支持的人。”


邹师傅不善言辞但心思极细腻,遇到事情总是报喜不报忧。但毕竟丈夫跑运输这么多年,李艳棠还是感触良多,特别是对一些不公平的现象。“在与福佑卡车合作之前,其实走了很多弯路。以前大多时候,司机们都是通过车货匹配平台获取运输需求,这样虽省去了自己找货的时间,但也同样会遇到低价竞争以及被中间商攫取差价等现象。”


此外,她还说道:“拖欠运输尾款同样令人头疼,有时辛苦跑了一个来回的货,到最后结账时货主却不见了。总听人说跑大货赚钱不少,但真正能够到司机手里的又有多少呢?”“改善卡车司机生存现状首先就让他们得到与所付出劳动力等价的收入。”这些年来,李艳棠一直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宣传与呼吁改善卡车司机生存条件的机会。“不仅是因为我的丈夫是一名卡车司机,我希望千千万万辛劳地奔波在路上的物流人们得到他们应得的。”


“卡嫂”是一份职业,在李艳棠这里似乎有了新解。


物流“她”力量:领导力与大局观


作为福佑卡车的掌门人,单丹丹从大年三十就开始为驰援武汉忙碌。据她介绍,几乎一个晚上都没睡,不停地在回答各种各样的物流问题。深耕物流行业多年,单丹丹对各种途径了解比较清晰。她告诉各种咨询者怎么清关、运输要找哪个公司。有时候她也会将自己认识的物流行业朋友直接介绍给物资捐助者。除了解决各类咨询问题,单丹丹也加入了一些组织的援助小组,帮助制定运输方案。


福佑卡车创始人兼CEO单丹丹表示,这次疫情虽然有很多让人痛心的地方,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也看到了物流行业的重要性。物流通常给人的印象都是“傻大黑粗”,平时没觉得物流这个垂直领域有多重要。但是这次疫情发现很多救灾物资就卡在物流这个环节上面。驰援疫区,我们很多的卡车司机成为“最美的逆行人”,更加为我们所在的物流行业而骄傲。


2月10日,全国多地开始陆续复工,物流也逐渐走向复工复产之路。由于具备一定的线上优势,福佑卡车相比传统企业复工进展更顺利一些。据介绍,福佑卡车从2月3日起全员在线上协同办公,同时也在积极为线下复工做准备,公司每日3次全面消毒,设置防疫用品专区,开辟口罩消毒专区;以零确诊、零疑似为目标部署疫情防护,把员工安全当作一把手工程去抓。另一方面作为企业的领导者,单丹丹认为当下应该最关注3点:管好现金流、节约成本、提高效率。据其介绍,福佑卡车近期也趁着业务不饱和,加大了培训力度,进行人才盘点,加强组织能力建设,同时加大科技的投入和研发、提高运营的效率,为复苏做准备。


采访的最后,单丹丹说道:“像孔维芳、琳宝夫妇、李艳棠夫妇一样,卡车司机这一群体更像是勇敢果断的‘江湖儿女’。许多司机愿意奔赴前线,驰援武汉,也有许多司机想要早点出来跑运输赚钱,因为他们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不跑车就没有收入,损失也很大。无论是卡车司机群体抑或是‘卡嫂’、女卡车司机,他们都需要被社会各界所关注。驰援疫区的物资是他们不顾家人反对,勇敢地运送过去的,是他们承担了而后隔离期的心理压力以及无法复工的损失。我们要记得他们,也要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而我也定将竭尽全力与他们一同前行。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寻找风险和波动中的机会,夺取新的胜利!”


福佑卡车创始人兼CEO 单丹丹


是她们,在时速60公里/小时的路上,堆起一个又一个名为家的地方;是她们,默默付出而后奉献全部,给所爱之人以温热又忠诚的怀抱;是她们,不言苦与累,即便命运以痛吻她,依旧报之以歌。”


“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卸下运输的疲惫,从事物流的她们跟所有女性一样爱美、细腻、温柔,却也在遭遇困境与危险时,从不屈服和退缩。在此,向所有女性物流人致敬。

来源:物流时代周刊


[上一篇]: 数据解析:2020年1-2月物流运行状况透露了什么信息?

[下一篇]: 阿里菜鸟战疫:定局未来物流“新基建”

  • 关注我们

    官方订阅号

  • 官方服务号

客服电话:10103636